388.吃酒吃肉的日子(来起点订阅一下嘛,客官)(1/2)

小说:妖魔哪里走 作者:全金属弹壳
妖魔哪里走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黑猪买回来后没有直接杀掉,先给黑豆玩了一下。

  或者说黑豆被玩了一下。

  他这样的小孩怎么能玩的过散养了两年的大肥猪?王七麟让他放猪来着,然后大黑猪差点把他拖成风筝……

  带着猪回来后王七麟告诫黑豆:“你看到没有?养猪是很难的事,有很多困难,你死了这条心吧。”

  黑豆坚定的说道:“舅舅,圣人言,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豆要学圣人言!”

  王七麟听到这话懵了,吾草,什么意思呢?

  他不知道黑豆说什么,所以不好回答,面对这个肥企鹅似的小外甥,他头一次生出心虚的感情。

  还好他很聪明,问沉一道:“高僧,你听懂豆的意思了吗?”

  沉一鄙夷的看着他说道:“阿弥陀佛,七爷你肯定不懂,又不好意思问,所以想借喷僧的口来问。”

  王七麟面无表情。

  自己是在做梦吗?沉一怎么会有这个脑子?

  沉一不屑的说道:“这种事喷僧见多了,二喷子就是这样,碰到不懂得的事就问喷僧,呵呵,以为喷僧啥都看不出来吗?喷僧是脑子不好使,可不是个傻子!”

  王七麟犹豫的看向谢蛤蟆,谢蛤蟆说道:“七爷你不用问,老道士当然知道这话什么意思。”

  “不是,道爷,我想说你有没有发现和尚的脑子越来越好使了?”王七麟狐疑。

  谢蛤蟆回忆了一下问道:“有吗?”

  沉一双手合十傲然道:“阿弥陀佛,喷僧的脑子会越来越好使的,你们能不能动动脑子?喷僧要是真是个傻子,那我师傅能收下我做嫡传弟子么?”

  这话让王七麟颇为沮丧,沉一多好的个人,怎么以后会不是傻子呢?

  黑豆张口而出的圣人教诲和沉一展现出来的精明大大的打击了他的自信,他挥挥手说道:“准备杀年猪,吃年肉!”

  黑豆和沉一顿时开始擦口水。

  他们两个都没有杀过年猪痛快的吃一顿年肉。

  王七麟找马明过来杀猪,马明单手操刀耍了个刀花,笑道:“实不相瞒,七爷,卑职以前在山林猛军的时候有个兄弟是杀猪匠,每次营里杀猪都找他去操刀,卑职则去帮忙,一来二去,还真学了一手杀猪的本事。”

  先前一直玩的很嗨皮的大黑猪意识到了情况反常,它机警的昂起头用黑漆漆的小眼睛看向王七麟等人,夹着尾巴慢慢往后退。

  沉一说道:“慢着,先别动手,你们等一下。”

  他跑进卧室很快又出来,穿上了袈裟、拎着个木鱼、胳膊里还夹着一个蒲团。

  来到杀猪台前他先坐下,摆好架势说道:“阿弥陀佛,喷僧给这猪念一段经,助它解脱畜生道,来生投个好胎。”

  谢蛤蟆阴阳怪气的说道:“真是个假慈悲的和尚,一口佛号一口肉,眼睁睁看着他人杀生却不阻止,和尚,你这是犯了杀戒,这是业障呀!”

  沉一正色道:“师兄此言差矣,我佛慈悲,行不杀生戒。然,时有人畜造恶业而堕为鬼道、畜生道,它们既不知善,也不知恶,所以此时杀生乃是只是随业受报的行径,而没有心意的造作在内。”

  “再者,杀这畜生是帮它解脱,令它以无垢身觐见我佛,此为福报,怎会是业障?”

  “再再者,杀猪不为杀戮而为填饱真善人的肚子,此杀是为活命,正如佛曰,‘除尽污水,清洁浴室。’固有比丘问,‘会伤虫!’佛曰‘不为伤虫,是为清理浴室’,如是而已。”

  谢蛤蟆沉默了一下,他找到王七麟说道:“不对呀,这和尚好像真的不那么傻了。”

  王七麟问道:“这怎么回事?会不会是他被什么鬼给取而代之了?”

  两人一起看向沉一。

  马明磨刀霍霍,有力士上去将猪给抓住摁在了杀猪台上。

  大黑猪惊恐,张开嘴疯狂嚎叫。

  它正对着沉一,于是对着沉一嚎叫。

  沉一放下木鱼温柔的搓了搓猪头,然后将猪脸往后掰扯:“阿弥陀佛,你别看喷僧,不是喷僧要杀你,是这个人要杀你,麻烦你记住他的样子,到了佛祖跟前要告状就告他的状,他叫马明,记住,他叫马明。”

  见此王七麟和谢蛤蟆对视一眼,又纷纷感觉这货好像并没有变聪明。

  谢蛤蟆甩甩袖子说道:“无量天尊,刚才应当是昙花一现,谁家过年不吃顿饺子?傻子也不能一年到头的傻嘛。”

  沉一上手刺激到了大黑猪,它张开大猪嘴扯着嗓子拼命的嚎,声音震得四周门窗摇晃,飘飘零零的雪花都被吹开了。

  见此马明痛快下手,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猪血跟喷泉似的往外涌。

  力士拎起大木盆对了上去,鲜血往里喷,有热气翻滚,雪花落入后立马融化。

  马明叫道:“准备的葱姜呢?还有盐巴,赶紧放进去,去去腥臊味煮一锅猪血绝对是好东西。”

  谢蛤蟆说道:“无量天尊,找点肠衣,不要煮了吃,要灌血肠,老道士当年在东北州过年,他们以血肠招待老道士来着。哎哟那个三清在上,真香!”

  王七麟想了想说道:“对,猪血可以灌血肠,我在梦里见过的。”

  沉一肃然念经:“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利都婆,阿弥利哆……”

  雪花落在他头上肩膀上袈裟上,很快积攒了薄薄一层,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尊雪中佛雕。

  不傻的时候沉一是很有派头的,他相貌英俊、身材修长魁梧,放到女儿国去起码得是个亲王级别的待遇。

  可惜挺好的一个和尚,竟然会说话——

  他念了一阵后又嘟囔起来:“猪啊猪,喷僧给你念《往生咒》,你是善男子来生必有大福报,但此生须得是善男子,所以你要保证自己的肉比别的猪肉更香!”

  马明看了看猪后腿说道:“高僧,这是一头母猪啊。”

  沉一遗憾的说道:“那七爷岂不是没得猪鞭猪宝吃了?”

  王七麟恼怒:“我什么时候吃过猪鞭猪宝?”

  沉一点头道:“对对对,阿弥陀佛,喷僧口误了——那七爷岂不是没有猪鞭泡酒喝了?不过猪欢喜泡酒行不行?”

  他凑上去劈开猪后腿看了看,琢磨一下后又吸了吸鼻子。

  王七麟看呆了,喃喃道:“我尼玛,这莫非就是心有猛虎,细嗅菊花?”

  沉一回头冲他摇头:“阿弥陀佛,七爷这恐怕不太行,味道挺冲,呛人。”

  马明哈哈大笑,回头喝道:“起锅烧水,热水出锅没有?”

  院子里架起一口大铁锅,熊熊火焰舔着锅底,很快便冒起雪白的热气。

  趁着这机会马明给猪剃毛。

  王七麟遗憾:“可惜舒宇没在这里,他那一手鬼头刀玩的不赖,用来给猪剃毛绝对是一把好手。”

  谢蛤蟆抠了抠鼻子弹了一下,道:“七爷你也行呀,你的太阴断魂刀更快。”

  马明将刀递上去,正在念经的沉一狐疑的吐了口唾沫:“啊呸,有点咸,好像是猪屎进喷僧嘴里了。”

  谢蛤蟆眨眨眼,道:“你们忙,老道去厨房烧火热锅。”

  王七麟拿起刀后有些忧伤,说道:“唉,妖刀陪我那么久,我这一路走来升职到铁尉,有一半功劳与它有关,结果,唉,竟然毁于白虎之手,这白虎当真可恶可恨!”

  沉一摸了摸光头说道:“阿弥陀佛,七爷你不是要剃猪毛吗?怎么又感慨起来?”

  王七麟道:“现在七爷我每次看到刀,都会感慨。”

  快刀在他手里转了两个刀花,他活跃过手腕后开始飞刀,只见轻薄的刀片贴着猪皮掠过,漆黑结实的猪毛一个劲往外飞。

  刀光闪烁,黑猪变成粉红猪。

  武大一出来帮忙,将猪放入锅子里过水,几次之后捞出来,猪皮毛孔张开,他们又挑了挑,将猪毛剔的干干净净。

  马明找了根管子递给沉一开始喜闻乐见吹猪球活动,沉一气沉丹田,几口气的功夫,猪就被吹到滚圆。

  接下来还是马明的活,快刀掠过给猪开膛、破肚、除脏器,猪肺猪肝先出来,然后是胃和肠。

  一股很带劲的味道开始弥漫。

  沉一更是遗憾,他掐着猪肠头说道:“咱们杀猪杀的太晚,要是二喷子在就好了,他最喜欢这玩意儿。”

  王七麟捏着鼻子说道:“给他留下,这个咱不吃。”

  武大三说道:“为啥不吃?七爷,猪大肠可好吃了,要是做成套肠,嘿嘿,那滋味可就更好了。”

  王七麟吃惊:“你喜欢吃猪肠脍?这爱好少见,你以后多跟徐爷讨教,这方面他是行家。”

  马明掏出猪尿脬,躲在门内的黑豆赶忙跑出来给他捶腿捏肩膀。

  王七麟吹起猪尿泡,黑豆在他面前蹦蹦跳跳:“舅舅舅舅快给我,豆在村里的时候,到了过年别人家就有这个球,豆家没有。”

  这话挺心酸的,黑豆老子是个街溜子,他们家到了过年哪杀的起年猪?不杀年猪自然没有猪尿泡。

  王七麟扔起猪尿泡道:“吃舅舅一脚!”

  猪尿泡跟个火箭似的飞向半空,然后风一吹消失的无影无踪……

  黑豆瘪嘴要哭。

  王七麟赶紧将九六拖出来,道:“放心,你的球丢不了,来,九六闻闻味道去找它。”

  要找猪尿泡自然得闻猪尿,九六张开嘴伸出小舌头:“呕!”

  猪尿泡的味道太猛烈,对天狗来说就跟夜里的明灯似的,它带着王七麟和黑豆出去转了转,然后就找到了。

 &e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友情链接
至强战神,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macgo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qq.com